示例图片二

猎豹汽车何处逢生?降薪停产、4S店无"国六"车可卖

 

 

车市“寒冬”中,又一家老牌车企面临困局。

 

一份落款为长丰集团的内部会议文件显示,公司从6月起开始执行“员工薪酬调整及减负降薪”,以确保企业渡过难关。薪酬调整包括:总部部分高管工资下调50%,研究院员工工资下调10%-50%,生产基地员工工资下调30%-50%。

 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长丰集团为猎豹汽车母公司。“这份文件属实,当前行业下行趋势明显,加上‘国五’切换‘国六’,减员降薪是企业主动应对当前困境的方法之一。”猎豹汽车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言,公司并没有全面停产,主要是针对部分库存较大的产品和即将换代的产品进行调整。

 

薪资最高降一半

 

汽车行业“寒冬”持续,部分自主品牌开始“掉队”,猎豹汽车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

上述长丰集团内部会议文件表示,鉴于汽车行业的急剧变化,公司生产经营亏损严重、生产基地开工严重不足等实际,并根据中央、省委省政府有关精神和省国资委的文件精神,会议研究决定通过薪酬调整、减负降费等方式,确保求生存渡难关。

 

记者了解到,猎豹汽车拥有四个整车制造基地,具备年产50万辆SUV和皮卡车型的生产规模。然而,由于市场销量不佳,猎豹汽车目前大量产能处于闲置状态。

 

在此背景下,猎豹汽车走向降薪停产。公开资料显示,猎豹汽车拥有员工近8000人。据记者了解,此轮降薪波及范围从集团高管到一线工人,几乎每个岗位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调。

 

实际上,猎豹汽车早在2月就已下调了公司高管预支工资的30%,在此基础上,本次再下调20%,累计下调工资50%;已薪改的采购总部和销售总部副科长以上人员,工资下调50%;销售总部长期驻外的业务人员按照“50%基薪+50%业绩考核”方式考核计发工资;未薪改的其他人员,工资下调30%。

 

对于北京汽研院和长沙研究院的员工,院长工资下调50%,副院长工资下调30%,部长工资下调20%,室主任、科长及相当职务人员工资下调10%,非技术岗位人员工资下调30%。同时,各生产基地经营班子成员预支工资下调50%,管理人员和生产辅助人员工资下调30%。

 

此外,因工作需要上班的一线工人、一线工程技术人员工资保持不变;管理人员、辅助性工人工资下调30%。因无任务安排待岗或轮休的,均按照本年度基地所在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计发工资。

 

4S店无“国六”车可卖

 

工厂遭遇部分停工,猎豹汽车终端市场甚至出现“无车可卖”。

 

“现在店里都是‘国五’车,‘国六’车型要预定,最少要等一个月。”上海市唯一一家猎豹汽车4S店销售人员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国五”车不仅优惠多,还免费办理外地牌照,即便这样销量也不理想。

 

此外,迟迟未能推出的“国六”车型,也导致猎豹汽车部分4S店陷入无车可卖的境地。据上述猎豹汽车相关负责人透露,切换“国六”车型是必然趋势,猎豹汽车正在积极升级“国六”产品,计划于今年四季度上市。

 

实际上,猎豹汽车算得上是国内汽车界的“老兵”。公开资料显示,猎豹汽车的母公司长丰集团始建于1950年6月,主要从事汽车整车研发、制造、销售,总部设在湖南长沙。1995年,长丰集团曾与日本三菱汽车合作,引进三菱帕杰罗汽车技术。此后,长丰创建了“猎豹”越野车品牌。

 

2009年5月,广汽重组长丰汽车,成为广汽长丰第一大股东。2010年11月5日,广汽集团和三菱汽车签署合资备忘录,双方按照50%:50%的合资比例组建新合资公司广汽三菱,在广汽集团要约收购广汽长丰的股份之后,长丰集团退出合作,但猎豹品牌被长丰方面保留了下来。

 

2015年前后,国内车市掀起SUV热潮,专注硬派越野SUV的猎豹汽车踩准了节奏。数据显示,2017年猎豹汽车销量为12.5万辆,同比增长约40%,销售收入约113.2亿元。

 

不过,辉煌没能持续下去,销量断崖式下跌直接导致猎豹汽车亏损严重。2018年国内汽车行业28年来首次负增,SUV热度也逐渐减退,竞争更加白热化,猎豹汽车销量开始大幅下滑。2018年,猎豹汽车为自己设定了20万辆的销量目标,然而,实际销量仅为7.76万辆,同比近乎腰斩。

 

今年上半年,猎豹汽车累计销量跌至2.8万辆,旗下车型几乎全线崩盘。其中,曾经的主力产品猎豹CS10、CS9、Mattu迈途等月销量仅为几百辆。

 

“品质”遭质疑

 

“军工出身”、“军工品质”是猎豹汽车长期以来宣传的重点。不过,以“军工品质”自诩的猎豹汽车还是在产品质量上“翻了车”。

 

今年1月份,猎豹汽车宣布召回2015年3月30日至2017年7月30日期间生产的部分猎豹CS10汽车,共计14.71万辆,几乎等同于这款主力车型近两三年的销售总量。召回原因是制动踏板中间连接机构的传动效率问题,导致制动踏板不能提供等比例的制动力,造成制动偏软,存在安全隐患。

 

“说心里话,有钱我也不买猎豹汽车,现在路上几乎也看不到几辆。”一名曾在猎豹汽车工作近十年的员工透露,由于产品返修量大,目前最累、事情最多的班组就是各大车间的返修班组。

 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查阅第三方汽车品质评价平台发现,除了CS10投诉颇多,猎豹CS9、Mattu迈途等车型也屡遭质量吐槽。从车主反馈的问题来看,CS9的投诉主要集中在悬挂故障、发动机冷却系统故障导致熄火、电瓶故障、转向系统异响等问题;Mattu迈途主要问题在于发动机功率不足、制动失效、电瓶故障、转向系统失灵等问题。

 

“军工品质”引来质疑,甚至有车主调侃:“每个月都要去一次4S店,不是在修车就是在去修车的路上。”

 

更为讽刺的是,此前在2017年第二批C-NCAP碰撞成绩中,猎豹CS10碰撞总分为47.4分,仅获得了3星的成绩,位列倒数第一。其中,在正面100%碰撞和正面40%碰撞中,假人胸部受伤最为严重;在偏置40%碰撞试验中,猎豹CS10副驾驶气囊失效,成为C-NCAP碰撞史上首例。

 

火上浇油的是,今年8月2日,一辆未充电的猎豹CS9 EV电动汽车,在遵义市正安公交公司车辆枢纽站发生起火并燃烧,这一自燃事件再次引发了业内对猎豹汽车质量问题的关注。“电动车自燃不仅仅是猎豹汽车一家,我们已经安排团队去现场排查原因了。” 上述猎豹汽车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具体原因要等排查完毕后才能告知。

 

业内人士分析,销量断崖式下降直接导致了“老牌军工企业”猎豹汽车严重亏损,加上核心技术沉淀不足、产品力不强等因素,猎豹汽车甚至面临被淘汰出局的风险。